朝鲜发布公报 金正恩想做什么

朝鲜因为导弹问题导致和其他国家的关系非常不好,最近经常和美国特朗普大嘴仗,这次的公报是什么内容

?今天(9日)上午,朝中社公布了有关联合国副秘书长杰弗里•费尔特曼访朝的公报,公报称,费尔特曼在本月5日至9日访朝期间拜访了朝鲜外务相李勇浩,与外务省副相就朝鲜与联合国之间的合作关系、朝鲜半岛局势等进行了会谈。

朝方强调,朝鲜半岛局势恶化到当前的地步,责任完全在于美国的对朝敌视政策和核威胁恐吓。

费尔特曼则表示联合国方面对朝鲜半岛局势恶化深表忧虑,并表示愿根据联合国宪章,为缓和朝鲜半岛紧张做出贡献。

朝中社报道称,双方同意今后通过各级别来往正常沟通。


在美国感受学界对朝鲜的“躁动”

导读: 特朗普政府上台后将对朝政策列为其外交的最优先议程。关于朝核问题的本质,美国战略界人士普遍认为责任完全在朝鲜,要惩罚朝鲜,他们丝毫没有认识到华盛顿的责任。

特朗普政府上台后将对朝政策列为其外交的最优先议程。笔者作为访问学者到达华盛顿已近50天,发现伴随着特朗普政府外交议程的这一特点以及朝鲜半岛形势的发展,朝鲜半岛问题已成美国智库讨论的焦点。

以笔者所在的大西洋理事会为例,本来传统上聚焦于美欧关系的该智库,在过去50来天已经举办了3场有关朝鲜半岛大的活动,下周还将举办一场。在这些活动中,笔者深感美国战略界对朝政策的焦躁不安,主要表现在如何评估朝鲜的导弹技术、如何看待问题的本质以及如何解决上。

关于朝鲜的导弹技术,朝鲜宣布成功试射洲际弹道导弹。然而,美国战略界普遍认为朝鲜导弹技术并不成熟。除了它在技术上还没得到验证,比如再入大气层、核弹头小型化,以及在加速过程中解决剧烈震动和巨热等,他们甚至认为现在很多分析是基于朝鲜具备的潜在能力而非实际能力。考虑到朝鲜根本不可能通过向美国发射导弹,或者向太平洋中部发射导弹加以证明,我们可以认为,不管朝鲜再射导多少次、再怎么声明成功,美国战略界大概也不会接受和承认。

其根本原因是,经过美国媒体经年累月的刻意塑造,朝鲜在很多美国人眼中早已是“流氓国家”,他们认为,朝鲜是第三个对其直接威胁进行核打击的国家,因此美国战略界人士内心对朝鲜充满了鄙视,据此,就有意回避朝鲜导弹技术的发展。

关于朝核问题的本质,美国战略界人士普遍认为责任完全在朝鲜,要惩罚朝鲜,他们丝毫没有认识到华盛顿的责任。问题是美对朝施压的手段几乎接近穷尽,还能再怎么施压?这其中,寄希望于中国的声音尽管还有,但略有改变。特别是中国严格履行安理会制裁决议,以及最近中国宣布暂时关闭中朝友谊大桥和国航暂停北京往来平壤的航线。中国前段时间派特使访朝也让美国感到中国在致力于解决问题。美国战略界多数人因此认为,事实表明解决朝核问题不能仅仅依靠中国。

美国战略界的焦虑还集中在如何解决上。笔者参加多个会议,发现在武力打击、默认朝鲜拥核和继续施压对话3个选项中,美国战略界坚决反对默认朝鲜拥核。除了担心其东亚盟友“崩盘”、其他国家效仿外,几乎所有美国战略界人士最常提及的是朝鲜拥核后一定会扩散。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战略界人士多主张继续先施压后对话的解决方式,但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战争在逼近。共和党参议员、去年美国总统大选候选人之一的格雷厄姆12月3日公开呼吁美国应从韩国撤侨、美国政府应考虑武力解决朝核问题。而且,笔者参加的会议曾几次就上述三种方式对现场听众进行调查,主张武力解决的比例都接近于施压对话解决。

这一结果并不意外。一方面,美国的媒体宣传和朝鲜近年的行为确实让很多美国人认为朝鲜对美构成了直接威胁;另一方面,也有一些美国战略界人士并不认为战争一定会给美国带来多大损失,他们相信华盛顿有能力做到代价最小。不得不说,这种观念极为错误和危险,但是美国被错误评估支配的战争还少吗?

综上可见,美国战略界对朝政策的焦躁不安主要来源于其对朝的长期偏见,朝鲜在核导路上的错误行为加大了美国的这一偏见。熟悉美国政府决策机制的人都知道,一旦战略界开始公开讨论战争方式,那么也极有可能意味着决策层也在认真考虑。虽然目前提倡和平解决的声音仍是主流,但是考虑到半岛一旦发生战争的破坏性,美国战略界的动向值得我们高度关注。(作者是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周边战略研究室主任)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