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员的“高工资”背后 却生活在这样的环境

快递员的“高工资”背后 却生活在这样的环境

某一网点快递员的床铺,这里要睡三个人。

2015年,快递员陈某由于宿舍热水器漏电而殒命,暴露出快递员居住情况背后的隐患。

十一月的北京天寒地冻,住在朝阳区甘露园小区地下室的快递员王师傅搬到了财满街附近的朋友家。王师傅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此前地下室的房租是每月700元,搬到朋友的平房同住,也需要担负700元的房租:“楼房太贵,让我们租不太现实。相比平房我还是更喜欢地下室,有公共的澡堂,卫生间也方便,自己一人一间,比较自在。”

就算是地下室,大部分快递员也不像王师傅这么幸运,快递员的住宿条件普遍不佳。

据界面新闻记者观察,一个加盟制网点普遍由操作区(储存货物)、客服区、办公区和厨房组成,甚至有不少小规模的网点将员工住宿安置在网点。

以上海一家加盟制快递公司网点为例,50平米左右的空间集经营、仓储、吃饭、住宿于一体。为利用空间,房间被改造成复式,上面住人,下面卸货。各个区域并不严格隔开,货物杂乱无章,与做饭甚至洗衣、淋浴区混在一起。记者也并未发现有配备灭火器。

快递员的“高工资”背后 却生活在这样的环境

上面住宿,下面是包裹操作区,主管平时在床边的电脑工作。摄影:习曼琳

在二楼,界面新闻记者看到几张床垫凌乱地铺在地上,每天晚上这上面睡着四个快递员。床铺与下面的公共空间,只隔了一条单薄的布帘子,不能解决保暖、隔音等问题。在不到20平米的空间里,一共要住7个人,只有一个小小的卫生间,生活用品随意堆放在角落里。网点负责人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公司只包一个月免费入住,之后每个月要交300块的住宿费。

快递员的“高工资”背后 却生活在这样的环境

每晚这里睡四个快递员。摄影:习曼琳

显然,这样的居住条件是不符合政府消防部门的规定,面对记者的质疑,上述负责人表示:“没人管!”、“就算有人管,也已经打点好了”。他进一步对记者解释,“在外面打工的,能省一点是一点”。

而大部分规模稍大的网点没有住人的条件,这些网点统一为员工安排集体宿舍。一部分快递员的宿舍被安排在居民小区内。比如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客厅被改造成卧室,每间房住2-8个人,一套这样的房子可住20-30个人。

界面新闻记者在某一加盟网点免费的集体宿舍看到,环顾房间四周,不到20平米、高度只有两米多的空间里一共住了8个人,包括三个上下铺和一张大床,大床上睡着两个男性快递员,床位之间只能允许一人通过。睡在门边下铺的快递员老王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一回来就睡下了,明早六点多就起来了,就是沾下枕头而已。”还有快递员表示:“都是出来打工的,免费的已经不错了。”

快递员的“高工资”背后 却生活在这样的环境

睡在上铺连身子都无法直起来。摄影:习曼琳

而根据上海政府出台的《上海市居住房屋租赁管理办法》规定,出租居住房屋每个房间的居住人数不得超过2人(有法定赡养、抚养、扶养义务关系的除外),且居住使用人的人均居住面积不得低于5平方米。可见上述情况已经属于群租。

上述《办法》规定,集中出租房屋供他人居住,出租房间达到10间以上或者出租房屋居住使用人达到15人以上的,出租人应当建立管理制度,明确管理人员,落实安全管理职责,建立信息登记簿或者登记系统,并将相关登记信息报送公安部门备案。居住房屋的出租人应当与公安派出所签订《治安责任保証书》。

从界面新闻记者的走访情况来看,房屋状况上,有一半的快递员是居住在公司宿舍,住房大多数为平房或者简易房之类较为低端破旧型住宅,几乎所有宿舍都是免费居住,但也意味着条件不会太好,大部分快递员对公司提供的宿舍情况不满意。

对比通达系加盟网点,直营物流公司的情况要好很多。对于网点做饭、住人这种情况,京东规定,公司规定每个站点每晚不得存留超过两个人,不允许员工擅自居住在站点,将为员工统一安排宿舍。

一名负责招聘的顺丰负责人对界面记者表示,顺丰的员工宿舍安排在酒店式公寓内,每间房住2-6个人,为新员工提供3个月的免费住宿,之后每个月要付500元。一名顺丰快递员告诉界面记者,一般新员工会住在员工宿舍,老员工都选择自己在外租住。

12月7日,顺丰集团与康桥街道吴家墩经合社签订外来务工人员公寓项目(二期)投资合作协议,拟投资2.2亿元左右在吴家墩社区建设一批公租房供顺丰集团员工及外来务工者居住。项目总占地70余亩,规划建筑面积近10万平方米,合计公寓房1100余套,供外来务工人员集中居住。

各种福利也是直营快递公司巨大的财务成本,根据顺丰的2016年年报,截至报告期末,为公司服务的自有、派遣及外包员工超过40万人,2016年工资、福利、奖金和津贴一共21亿元。

相对于加盟体制,直营体制更适合统一管理、标准化程度高;而加盟网点多而分散、规模不一,无法集中管理。而快递员本身的高流动性也让网点老板对快递员的生活条件缺乏重视。

快递员的平均主动离职率在30%以上,尤其是在过完年后。据《全国社会化电商物流从业人员研究报告》指出,物流从业人员对工作的认可度不高,快递人员有近25%的站点平均工作时长超过12小时,而近一半的站点工作人员工作年限在1年以下。

在加盟体制中,每个快递网点都是独立的法人,自负盈亏,这导致网点负责人没有动力付出成本改善快递员的住宿条件。在低价竞争的市场中,他们的目标是利益最大化,而非员工的满意度。

一名快递网点负责人在接受界面记者采访时表示,近两年网点生意难做,就算是刚刚过去的双十一,也是亏本来做。算上临时人员和场地的费用,每件只有几毛钱的利润,再考虑到总部的罚款,双十一并不赚钱。他表示,他为员工租的民居一个月租金五千元,他每个月的利润也只有数万元。

中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行政管理系副教授张桂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治理群租是必要的,但是光堵不疏,显然不是公共利益最大化的选择。因为城市建设需要群租屋里的打工者,如果要他们负担更贵的房租,他们要么离开城市;要么需要更高的工资,随之而来的就是物价的上涨;要么居住在城市的角落,形成新的贫民窟。

张桂蓉表示,城市的贫民窟一般处于城郊结合部或所谓的三不管地区。由于长期受到忽视,在道路,公用设施(水电煤等),学校,医院等的建设上通常是一片空白。长期生活在环境极差的地方会在身心上对城市新来者产生极大的不利影响,从而导致犯罪率上升等严重的社会问题,这也就是所谓的被环境所迫而产生犯罪。

她认为,政府除了通过法律规范私人出租市场以外,还要出资建造公房用于出租,并且可以借鉴国外的经验,如通过给予开发商以土地、税收上的优惠,规定开发商必须在所开发的商品住房中提供一定比例的住房专门出租给低收入群体,以有效增加住房租赁市场的供给。

当“月薪过万”不再能够成为吸引人的噱头时,快递公司更需要完善用人机制、改善工作环境,为快递员提供更具吸引力的企业文化与保障。要让快递员获得职业认可,必须是以整个行业实现转型升级为基础。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