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儿童健康生活数据 因上网导致睡眠质量下降

 少年儿童时期是养成健康生活方式的关键阶段。从小养成健康的生活方式,对一生的健康至关重要。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儿童生活方式研究”课题组先后于2004年和2016年两次对少年儿童的生活方式进行问卷调查,2004年调查中小学36所,有效学生样本量2498人,男女大体各半;2016年调查中小学48所,有效样本量4196个,男女大体各半,城乡各半。

课题组通过比对2004年和2016年城市少年儿童调查的结果,揭示少年儿童生活方式的变化趋势,并在此基础上提出改善生活方式、促进少年儿童健康的对策建议。本文为报告的节选。

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快速发展,少年儿童的生活方式也在发生改变。我们通过对比2004年和2016年城市少年儿童生活方式调查的数据,尝试分析当代少年儿童生活方式变化的趋势,以及对健康的影响。

1.饮食与营养趋向健康

与2004年相比,上学日,城市少年儿童在家吃饭减少,在学校吃饭增多。数据显示,一日三餐在家吃饭的比例都有不同程度的减少。在家吃早餐、午餐、晚餐分别减少了14.3个百分点、7.4个百分点和6.8个百分点。少年儿童一日三餐在学校吃增多,在学校吃早餐、午餐、晚饭分别增加了3.9个百分点、6.9个百分点和7.4个百分点。值得注意的是,在路边摊吃早餐的比例增加了4.8个百分点。

数据显示,在休息日,少年儿童在家吃早餐、午餐和晚餐的比例均有所上升,分别增加0.5个百分点、8.5个百分点和8.3个百分点。休息日在餐馆吃饭则有所减少。

与2004年相比,经常吃零食的城市少年儿童比例下降。数据显示,经常吃零食的城市少年儿童由56.1%减少至48.5%。

但是,与2004年相比,城市少年儿童不吃早餐的现象明显增多。数据显示,“每天吃早餐”的城市少年儿童由77.0%降至64.4%,减少12.6个百分点;而“多数时间吃”“很少吃”“从来不吃”早餐的城市少年儿童分别增加6.5、5.3和1个百分点。

2.睡眠质量整体下降

总体来看,城市少年儿童的睡眠质量整体呈现下降态势。

与2004年相比,2016年城市少年儿童睡眠时间减少,小学生尤为突出。数据显示,城市小学生学习日睡足10小时的,2016年(21.7%)比2004年(33.4%)少11.7个百分点;双休日睡足10小时的,2016年(54.9%)比2004年(68.7%)少13.8个百分点。城市初中生学习日睡足9小时的,2016年(23.1%)与2004年(22.9%)大体持平,双休日能睡足9小时的,2016年(64.5%)比2004年(80.7%)减少16.2个百分点。

分析这种下降的原因,在2016年和2004年的调查中,城市少年儿童睡眠不充足的前五位原因都是“作业多”“写作业慢”“没什么原因就是睡不着”“学校要求到校时间早”和“夜里做梦特别多”。总体看来,当代城市少年儿童大多数选项的选择率有所增加,表明影响少年儿童睡眠的因素更加多样化。

相比2004年,2016年城市少年儿童因为上网导致睡眠不足的比例由2.8%增至13.6%,因为玩电子游戏导致睡眠不足的比例由4.1%增至10.7%,分别增加了约5倍和3倍。

3.卫生观念出现淡化

通过比对分析发现,同意“好的卫生习惯有助于抵抗疾病”“个人不良卫生习惯会影响全社会的健康”“人的健康应当包括心理健康”的比例,2016年(93.3%、76.8%、86.1%)分别比2004年(97.3%、79.8%、89.3%)减少4.0、3.0和3.2个百分点;不同意“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健康的标准就是没病”“卫生习惯不好不代表不文明”的比例,2016年(77.6%、53.4%、53.4%)分别比2004年(92.1%、55.7%、66.4%)减少14.5、2.3和13.0个百分点。而2016的调查显示,城乡差别较小,可见,当代少年儿童卫生观念淡化是整体特点,呈现较明显的代际特征。

城市少年儿童的卫生习惯退步:除了不吃剩菜剩饭,2016年的调查结果(75.3%)比2004年(73.9%)高1.4个百分点之外,其余选项比例都有不同程度的降低,例如,与他人吃饭时使用公筷、为居室开窗通风和随身携带纸巾或手绢,2016年(43.0%、82.1%、64.6%)比2004年(62.2%、91.7%、72.3%)分别降低了19.2、9.6和7.7个百分点。

4.运动参与增多,条件有所改善

近年来,少年儿童的运动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和重视,总体来看,少年儿童的运动参与有所增多,限制运动参与的时间、场地等因素有明显改善。

与2004年相比,城市中小学校体育课时数明显增加。在城市少年儿童中,每周有3节及以上体育课的比例由2004年的46.2%增至2016年的63.7%,上升了17.5个百分点。

与2004年相比,城市少年儿童课余运动时间大幅增长。2004年城市少年儿童平时运动1小时以上的比例为8.7%,周末为29.0%,2016年平时运动1小时以上的比例为35.7%,周末为53.1%,分别较2004年上升了27个、24.1个百分点。

从主观感受来看,城市少年儿童感到运动量不足的比例由2004年的50.8%下降至2016年的48.7%,减少2.1个百分点。导致运动量不足的原因也发生了变化。“没有时间运动”的比例由70.0%降至53.7%,下降16.3个百分点,降幅最大;“没有合适场所”的比例由38.7%降至26.0%,下降12.7个百分点;“父母不让运动”的比例,由6.4%降至3.8%,下降2.6个百分点。这说明时代发展到今天,时间因素、场地因素虽然仍限制着少年儿童的运动参与,但已经有了明显改善。

5.自由支配的娱乐时间减少

研究发现,虽然少年儿童的学习负担有所减轻,但没时间玩的孩子越来越多,电子媒介对户外玩耍的影响增强,父母对玩的限制增多,儿童自身的休闲观念也没有明显进步。

近年来,减负成为我国基础教育阶段规范办学行为的中心任务,取得了一定的效果。本次调查发现,感觉学习负担重的城市少年儿童有所减少。与2004年相比,感觉学习负担重的城市少年儿童由35%减至30.6%,减少了4.4个百分点。相应地,学习负担适中的由45.4%增至51.8%,增加6.4个百分点,学习负担轻的由19.6%减至17.6%,减少2个百分点。

但是,孩子们玩的时间并没有增多。数据显示,2004年调查时,有13.9%的城市少年儿童表示没有随意玩的时间,到2016年,这一比例增至17.7%,上升了3.8个百分点。需要补充说明的是,少年儿童自由支配的娱乐时间减少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美国密歇根大学的调查显示,从1979年到1999年,孩子每周失去12个小时的自由时间,用于有组织的体育运动的时间增加了一倍,而被动的参观式休闲娱乐时间增加了5倍。

调查显示,经常或有时“为了看电视或上网,不出去玩”的城市少年儿童分别有10.8%和15.2%,而2004年调查时这两个数据分别为3.2%和10.2%,也就是说,经常或有时为电子产品放弃出去玩的少年儿童增加了12.6个百分点。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