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恢复高考的那天 无数“追梦人”涌入考场

     一滴水可以见太阳,回忆之文如同水珠,折射出40年前那个特殊年代的岁月之光,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改革开放40年这段史无前例、波澜壮阔的历史。

      在40年前的这个12月,虽已寒冬却春意盎然,全中国570万名考生一同走进重又打开的高考大门,最终27万名考生脱颖而出,成为“文革”中断十多年后经高考选拔出的第一批人才。高考,改写了无数人的命运,也推开了改革开放的大门。

对于深圳这座年轻的城市而言,特区的发展建设,离不开无数移民的奋斗。深圳早期的拓荒牛中,就有不少1977年、1978年参加高考的人。他们怀揣着梦想南下深圳,为经济特区的改革发展奉献了青春岁月,以自己的智慧和心血,浇灌出一座美好的城市。

恢复高考40周年,站在2017,回望1977。今天,我们邀请三位1977年参加高考的亲历者倾情讲述,回望他们当年的高考经历、心路历程,从他们的故事中感受时代的脉搏和奋斗的印迹,以及他们由此改变的个人命运。

 

1977年,关闭十余年之久的高考大门,重新打开。570万出身不同、年龄悬殊、身份迥异的人,走进考场……

恢复高考的消息传来,江西南昌24岁的魏达志在苦学数理化感觉无望后临阵磨枪报考文科,每天晚上刻苦学习到凌晨1点;辽宁沈阳18岁的“末代知青”刘深在繁重的劳动之余复习功课,高考那天是他下乡以来唯一没有劳动的一天;而在广东化州,19岁的林场工人陈出新一心想走出大山,在没书没资料的情况下,义无反顾地开始了复习……最终,他们都成为了时代的“幸运儿”,通过高考叩开大学的校门后,辗转来到深圳,成为著名学者、知名记者和行政管理者,个人命运就此改变。

那个冬天,不仅是这些“追梦人”个体命运的拐点,也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拐点。高考制度的恢复,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中国重新迎来了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春天,重新打通了普通个体公平向上的通道。当年那些心怀梦想的考生,如今都成了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中坚力量。

魏达志:临阵磨枪改考文科圆梦复旦

考试年份:1977年

考试地点:江西南昌

参加高考年龄:24岁

1977年夏天,24岁的魏达志和往常一样,除了在江西中医学院上班外,偶尔也被借调到江西永修文工团拉小提琴巡回演出。那年10月,当他回到南昌,才得知高考恢复的消息。

这时,摆在他面前的是两大难题:一是距离考试只有3个多月;二是他这个实际只有小学文化水平的人(1966年小学毕业后学业中断)能够考上大学吗?

其实,在此之前他是有机会被推荐上大学的,但是由于当时可供选择的学校太少,所以他一直在等待更好的机会。

要想考上大学,唯一的办法,就是抓紧时间学习知识,准备考试。受工作环境的影响,他决定报考医学院。需要考试的科目包括数理化。但实际只读过小学的魏达志从未学过这三门课程,只好从头开始学,到处借教材,硬着头皮在两个月之内通读了从初中到高中的数理化课本,明白了基本的原理,也记住了大部分的公式……但他仍然无法灵活运用这些知识原理。

怎么办?按照这样的方式再努力一个月,要考上大学基本上也是白日做梦。于是在高考前的一个月,他决定另辟蹊径,临阵磨枪并报考文科。他借来图书馆的保留本,按照考试的科目分门别类地做笔记;又在一个月内连续作了八篇作文,并请中医学院的老师为他评点。

他白天照常上班,只能起早摸黑,同时拒绝外出活动,几乎每晚都要学习到凌晨1点以后才能休息。

1977年12月4日、5日,到了正式考试的日子。考试的科目分别是政治、语文、数学、历史与地理。

魏达志特别记得,考试的作文题目是《难忘的时刻》,由于事前有充分准备,他没有打草稿,而是逐字逐句、有条不紊地完成了这篇文章。

两天的高考终于结束,对于总体的考试情况,他的感觉并不太好。于是,他便开始继续准备资料,迎接新一年的高考,似乎有一种不上大学誓不罢休的劲头。

成绩揭晓,魏达志五个考试科目总平均为70.3分,这个成绩,让他感到惭愧。

也许是苍天不负有心人,因数学题目出得太难,江西的文科考生普遍没有考好。因此,上级决定对江西文科考生的分数重新计算,即除掉数学,只算文科科目的分数。这对于魏达志而言,无疑是天赐良机,因为他的政治考分是89分、语文93分、史地90分,平均为90.7分。

1978年1月4日,江西省招生办公室公布了文科的录取线:86分。次日,魏达志接到了体检通知。当时南昌市东湖区考生共千余人,但参加体检的却只有14人,可见竞争之激烈。

1978年2月3日,魏达志意外地得到江西中医学院教务处马世良老师转来的通知,说他被复旦大学历史系录取。这样的好消息,简直让他难以置信。

2月7日,魏达志终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来自复旦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走进大学的殿堂,对于魏达志这样一个仅仅受过小学教育的人,无疑是走进了云山雾海之中,排山倒海的知识冲击波,琳琅满目的图书资料库,令他应接不暇。为了面对《中国古代史》与《古代汉语》中的那些艰涩深奥的字眼,他的书包里总是放着一本《新华字典》。

1982年1月,魏达志毕业后留校任教,担任著名历史学家朱维铮先生助教,同时也参加研究生的课程学习,后又担任复旦大学校长顾问、著名中国思想文化史学家蔡尚思教授学术助手。

1983年,魏达志和同学特意来深圳考察,感受改革开放最前沿的氛围,深受吸引。1984年底,魏达志顺利调入深圳,参与筹建深圳博物馆。

1992年,魏达志晋升高级经济师,1993年获准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1997年由中共深圳市委组织部确认为深圳市杰出专家。后担任深圳大学产业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并被评为经济学二级教授。先后任深圳市政协三、四届常委,人大四、五届常委,现任广东省人民政府参事。

自1989年因病双肾衰竭至今,28年来,魏达志虽常常卧榻在床,但著述依然颇丰。目前已出版各类著作26部,7部学术著作获奖。

“当时这批(77、78级)大学生入学时大多有理想,也有阅历,对国家和民族的认同感特别强。毕业后,他们为国家的改革开放事业及时输送了大批学有专长的青年知识分子。”魏达志说。

刘深:命运在那时拐了一个弯

考试年份:1977年、1978年

考试地点:辽宁沈阳

参加高考年龄:18岁

1977年8月,刘深从家乡沈阳中学毕业,那一年他刚好18岁。

他曾将自己命名为“末代知青”,因为自己下乡才几个月就遇到了高考制度的改革。而40年前那场高考的考生中,相当大的比例来自数以千万计的“知识青年”。

恢复高考一宣布,父母就不停给刘深写信,并寄了大量复习资料,反复叮嘱他一定要珍惜这次考试机会。于是,他在繁重的劳动之余开始复习功课。

高考的日子终于来临了,那一天是他下乡以来唯一没有劳动的一天。考场设在公社的中学里,要走一个多小时的路。教室里生了两个火炉,但刘深依然感到很冷,浑身直打哆嗦,不知是紧张还是寒冷,写字的手总是不听使唤。

他至今依然记得,有一道语文题是分析句子成分——“雷锋为人民服务的心最红”,他写道,“雷锋”、“人民”、“心”,肯定是名词,“服务”是动词,“红”是形容词,其余两个字说不准了。

“就这样的语文水平,在当时的考生中算是不错的了,那一年我的语文成绩是七十几分。”那时的刘深不曾设想,多年以后,自己竟然能够成为一个以文字为谋生工具的记者。

成绩公布,刘深的分数进入了体检线,但是最终却因填报志愿过高,没有被录取。

因此,半年之后,当刘深第二次参加高考时,第一志愿填写的只是本省的普通本科学校。“那个时候,不要说上大学,能回城当个工人都求之不得。”

1978年秋,刘深考入辽宁师范学院(现辽宁师范大学)中文系,命运在那时拐了一个弯。

入学那年,刘深19岁。班里应届毕业同学凤毛麟角,他算是年龄小的,年龄最大的有超过30岁的老大哥,早已娶妻生子,“隔代感很强”。

辽宁师范学院在大连,大海的气质对刘深影响很大,“我是在海里学会游泳的”。

有幸的是,他遇到了一些非常优秀的老师,比如教古代汉语、古代文学和现代汉语的老师都很好。“我们的系主任康老师是个老太太,据说是闻一多的学生,偶像级别的。”

回首往事,刘深觉得十分庆幸和感恩。“在少年和青年时代,遇到好的老师是无比幸运的事,可遇而不可求,它决定了你的人生方向和轨迹,影响了你的价值观。”

大学毕业后,刘深回到故乡沈阳,在母校沈阳二中任教。先后担任过高中语文教师和校团委委员,因为教学成绩优异,他任教的85届高三文科班语文平均分全省第一,因此被评为1985年度的沈阳市新长征突击手标兵。

但出于个人的新闻梦想,刘深决定通过考研离开教育界,这一直是他耿耿于怀的心结。

于是,他利用业余时间开始复习考研,终于在1988年如愿以偿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新闻系。这时,刘深已经29岁,距离高考整整过去了10年,但他却感觉,新的人生和未来像10年前一样在眼前闪耀。

研究生毕业后,刘深没有选择回到故乡,而是来到改革开放最前沿的深圳经济特区,这时他已31岁,儿子7岁。

在深圳,刘深曾经在《深圳法制报》、《人民法院报》深圳记者站当记者,后来进入深圳报业集团,先后担任过深圳商报社会部副主任,深圳晚报经济部、特稿部主任,深圳晚报副总编辑。

“值得自豪的是,我作为较早的深度调查记者的头儿,上世纪90年代率领一支精英小队,24小时活跃在采访一线。”据刘深介绍,那时,特稿部的记者BB机号码是刊登在《深圳晚报》头版上的,刘深的名字是第一个,“几乎90%多的传呼首先是拨打我的号码”。

在深圳晚报担任主管采访、发行和社会活动的副总编辑时,刘深还要兼顾签版,非常辛苦繁忙,所有的节假日都在工作岗位上。期间经历了深圳许多重大历史事件,参与了香港回归、澳门回归等重要采访任务。

在深圳新闻一线工作的那些日子,刘深最难忘的是他采写1992年股票风波的长篇通讯《八月冲击波》,该作品获得首届深圳新闻奖特别奖(第一作者和执笔人)。“作为职业媒体人和报人,可以说无愧于职业和使命。”

回首40年前,刘深认为,那个年代的激情属于时代,也深深地影响了每一个热血青年。今天的学子只能通过书本去想象过去的年代,然而,每个年代的人生都不可复制,都值得铭记。

“不遗忘历史的意义,就在于你自己也不被历史遗忘。”刘深说。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