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澜访谈录》专访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杖莫如信

< 杨澜专访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杖莫如信

北京卫视8月15日13:05播出的《杨澜访谈录》,将专访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近70年的政治生涯,他始终坚守“杖莫如信”,并为此信守一生,然而对于日本战后反思,解禁集体自卫权、修改日本和平宪法、强行通过《安保法案》等等让邻国及国际社会为之担忧的做法,他如何解析?对于现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历史问题前后不一的表态,他又如何解读?

“和平宪法是日本的骄傲”

二战结束以后,日本在盟军总司令麦克阿瑟的干预下修订了《日本宪法》。其中的第九条规定,“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也因此,日本宪法也被称为和平宪法,被视为是日本总结战争教训之后向世界作出的“公约”。

而今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却提出了修改包括宪法第九条在内的十一部法律的修正案,也被称为《安保法案》。并且在7月15日,日本国会众议院和平安全法制特别委员会不顾野党和民众的强烈反对,强行通过了安倍政府提交的《安保法案》。

针对强行通过的《安保法案》,日本国内举行了大规模的示威游行,已经91岁高龄的村山富市也时隔20年再次站在了日本国会门前,发表了抗议《安保法案》的演讲。“我们绝不能容许(安倍)这样的独裁!不容许这样的专政!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再活多少年,但也会拼上性命保护和平宪法!”村山先生认为日本国民会也反对到底,“我想日本国民会掀起比60年代的安保斗争更为激烈的抗争。”

在采访中村山先生时他向我们强调,“在和平宪法之下,战后70年来,日本一直没有参与任何战争。回顾过去战争的历史,继续遵守和平宪法,巩固日本永不再战的决心,这才是民族真正的骄傲。”

“从未真正反省战争责任”

就在战争结束前一年,刚满20岁的村山富市作为二等兵被应征入伍。也正是因为亲历过战争的缘故,与很多不愿承认历史的日本右翼政治家不同,村山富市都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明,日本不能再逃避,必须正视过去的侵略和殖民统治,反思战争的责任。

在看待二战的责任方面,人们常常把德国和日本拿来做比较,自二战结束以来,德国的历任总统和总理都在不同的场合和时机,代表德国人民进行了反思、道歉和忏悔。联邦德国首任总理阿登纳上任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宿敌”法国真诚道歉,德国总理勃兰特在华沙犹太人殉难者纪念碑前,那一震惊世界的“华沙之跪”,也昭示了德国承担历史责任的勇气和决心。

相反,同样作为二战的主要发起国,战后的日本,不仅鲜有做出道歉举动的首相或是政治家,甚至还不断模糊和否定历史,企图摆脱战败国的形象。

日本战后的首位首相东久迩在上任之后,提出了“一亿总忏悔”的号召,提出无论是军队的军官,还是普通的国民,都需要对战争做出彻底的反省,“‘因为战败了,所以是错误的。’和‘挑起战争,是错误的。’两者大相径庭。可以说‘一亿总忏悔’没有真正的去反省和追究战争的根源。”

“我已经做好辞职的准备”

1994年6月,70岁的村山富市当选日本第81任首相。上任之后,他走访了中国、韩国,及东盟国家,同时也感到了其他国家对于日本的不信任。村山富市深感向全世界表达日本深刻反省过去历史的态度,得到亚洲各国的信任对于日本来说尤为重要。1995年8月15日,时任日本首相的村山富市,在自民党的反对压力下,经过反复斟酌,发表了著名的“村山谈话”, 以此表明日本发自内心拥护和平的决心。第一次用官方的角度,明确地使用了 “殖民统治”、“侵略战争”、 “反省”以及“由衷的歉意”等措辞。

但是在谈话发表之前,日本国会内还是存在许多反对的声音。“第一次提交决议的时候在众议院只是勉勉强强通过,而在参议院根本就没有被提上议题就被埋葬了。”尽管如此,村山始终认为,在战后50年的节点,对过去的历史问题做出明确表态就是村山内阁的使命,“如果村山谈话不能在内阁阁僚会议上全体通过的话,那么我做首相就没有意义,我就会辞去首相之位。”

“我的一生有很多机缘巧合”

细数战后日本历任首相,会发现他们不是出身政治世家,就是来自名门望族,而真正出身于平民家庭的屈指可数,村山富市就是其中一个。二战结束后,出身于渔民家庭的村山富市在经人介绍下,加入了日本社会党。

在第一次参加市议员竞选时,他还曾去澡堂里做竞选演讲,老先生在回忆这段经历的时候还开玩笑地说,“不是经常有人说政治家说的话都不是真话吗,但是在澡堂里,大家都是‘坦诚相见’的,反而比在街上演讲更有说服力。”

虽然第一次市议员的竞选最终落选,但是票数相差不多,从第二次市议员的竞选开始,村山机缘巧合的政治生涯便开始了,从市议员,到党首,最终到日本首相,“回顾我的人生,觉得我的一生有很多的机缘巧合。就这样一直被这种机缘巧合的命运推着向前,不知不觉的走上了政治的道路。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北京卫视8月15日13:05《杨澜访谈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