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车行业要“变”了,打车会降价吗?出租车份子钱会不会降

出门打车特别的方便,但是现在打车特别的困难,也有很多的出租车司机说开出租不挣钱,近日,有爆出出租车行业要“变”了,“旧规废止”打车会降价吗?出租车份子钱会不会降呢?

出租车行业要“变”了,打车会降价吗?

近日,住建部和公安部联合废止城市出租汽车管理办法。在刚刚过去的全国两会期间,交通部部长杨传堂在答记者问时也表示,交通部正汇通相关部门进一步研究讨论,推动深化出租车改革指导意见和网络约车管理暂行办法两个文件尽快出台实施。

实际上城市出租汽车管理办法于1998年2月1号正式施行,距今已有18年时间,曾是中央层面关于出租车管理的最高位阶的部门规章,被废止的管理办法对出租汽车经营企业所具备的资质,出租汽车驾驶员的具体条件,申请从事出租汽车经营事业的程序文件规范等,做了相应规定,而随着城市交通拥堵的加剧,和公共出行方式的发展,近几年管理办法中的一些具体规定引发了不少争议,其中关于城市的出租汽车经营权可以实行有偿出让和转让,也就是老百姓口中俗称的份子钱,备受出租车司机垢病,另外管理办法中指规定出租汽车实行扬手招车,预约订车和站点租乘等客运服务方式,也涵盖不了新晋流行的网络约车方式。

“旧规废止”,出租车、网约车如何协调发展?份子钱能少交或被免吗?出租车行业将会迎来怎样的发展前景?3月22日央评现场,央评君还请来了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蔡继明教授以及北京交通大学交通运输学院贾顺平教授做客央评现场,一起探讨,出租车改革,何时能够驶入新车道?

废止管理办法,对出租车行业影响大吗?

单纯从这次废止城市出租车管理办法看不出来,因为原来这个办法是由住建部和公安部发布的,那个时候城市交通管理权限是在他们这一边,但是2008年我们进行了大部制改革,成立了交通运输部,那么对于城市交通运输的管理权限就划归了交通运输部。只是到2014年交通部才自己出台了一个叫《出租车运营服务管理办法》,按说那个办法一出台,前面这个住建部这个应该自动就废止了,所以它今天才宣布废止,实际上是有点晚了。

出租车行业要“变”了,打车会降价吗?

贾顺平(北京交通大学交通运输学院教授):出租车出租权有偿变无偿,因比例小,影响并不大

在我们原来的办法里面基本上个出租权的使用是有偿的,同时有的地方是无期限的,有些城市原来也是有期限的,现在从改革的方面来看,里面明确未来的出租权的使用基本上要无偿,要有期限这样一个方向。有偿和无偿,就是从现在好多老百姓说的份子前来讲,原来司机给出租公司的份子钱里面包括了一部分的有偿这部分费用,但这部分费用实际上占的也并不大,比例并不大,所以说有一点影响但是影响不大。

出租车行业要“变”了,打车会降价吗?

出租车改革,份子钱到底会不会降?

贾顺平(北京交通大学交通运输学院教授):份子钱应由司机与出租车公司双方协商决定

这个份子钱的多少,我觉得从政府的角度来评价它,或者从其他方面来评价它的话,其实不太好评价它的高低,政府要做的要制定一个很合理的环境,在这个环境下,通过司机和公司双方的协商,或者双方的博弈,他们能够达到一个合理的份子钱。另外很重要的还有政府,政府不像以前作为一个说是我制定了多少给你一个限额,今后政府只是制定这个过程,监管这个过程,你们协商的过程是不是合理,有没有弱势的一方?如果有弱势的一方我政府怎么来补偿他?

蔡继明(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中心主任):份子钱多少应由市场竞争结果决定

这个份子钱能不能明显的降下来,除了刚才说到劳资双方这种讨价还价的这样一个博弈之外,恐怕一个更重要的就是市场竞争,如果政府仍然尽管这个是无偿使用,但是它仍然把出租车的数量严格控制住,然后把出租车的运营权指定的交给若干个固定的企业,那么这样还是不能够形成一个竞争的市场,那么份子钱不可能出现较大幅度的下降。

央评现场,央评君还连线了财经频道特约记者李香,请她带来来自韩国的,对于出租车行业现状的观察。

出租车行业要“变”了,打车会降价吗?

李香(财经频道特约记者):韩国出租车司机月均收入人民币5600元左右 司机按类型决定是否交份子钱

据了解去年韩国出租车司机月均收入在人民币5600元左右,低于韩国工人8500元的月均收入,在韩国出租车司机交不交份子钱是要按类型区分的,法人出租车需要缴纳份子钱而个体出租车无须缴纳。以首尔为例,目前七万多台出租车中近7成都是个人出租车,他们一天跑来多少钱都是自己的,至于那些开出租车的司机需要每天向公司缴纳约和人民币550元左右的份子钱,每天收入的75%都会落入公司,当然公司也会承担司机们四大保险和车险等费用。

出租车行业要“变”了,打车会降价吗?

出租车改革,今后打车会更方便吗?

贾顺平(北京交通大学交通运输学院教授):增加出租车数量要成为改革方向之一

就像北京大概几十年就没有增加,基本上总数基本上没变,所以国家对出租车的数量是严格控制的,未来的改革方向出租车汽车的数量要动态调整。要根据交通的需求,根据城市的人口,经济活动的强度等等这一系列的指标,来最后确定一个合理的这样一个出租车数量。

出租车行业要“变”了,打车会降价吗?

蔡继明(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中心主任):方便与否,取决于政府对出租车的动态调整

过去的管理还是更多的体现一种计划经济的方式。以北京为例,近十年它的常住人口增加了八百万,但是出租车从最初的62000辆增加到现在的65000辆,仅仅增加了5000辆。我们常常以出租车出行占城市除了步行、自行车以外出行达到了5%,还是8%,就和一些发达国家比,但是你别忘了发达国家它有其他的出行方式尤其轨道交通。我们拿北京跟东京比,东京的轨道交通是两千多公里长,北京才四五百公里,所以在这一方面你的出租车长时间的不变,必然会出现打车难,刚才这些消费者预期,将来打车容易,那还取决于政府对出租车的动态调整,以及在巡游在出租车之外的网约车的发展。这些加起来和出租车平分或者替代一些市场,才能够真的实现打车相对容易。

出租车改革后,准入制度怎么变?

此外,央评君还注意到,在此次出租车改革的征求意见稿里,将来出租车管理的准入批准权限仍旧在政府手里,但标准是它关于服务质量的招投标,以及它过去的信用评级,信誉的评级。央评君想了解,作为个人,如果想改行进入出租车行业,申请牌照容易吗?

出租车行业要“变”了,打车会降价吗?

贾顺平(北京交通大学交通运输学院教授):行业准入门槛依城而定

在有些城市是可以的,在北京我估计可能难度大一些,因为北京现在实施的是公司管理制,现在有出租汽车公司然后是司机,那么有的城市完全是个体化的,没有出租车公司,全是个体出租车。

出租车行业要“变”了,打车会降价吗?

蔡继明(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中心主任):改革并不意味着放松审查

按说出租车这个行业他本来是竞争性行业,可以采取多种方式,北京是一种个体户是一种,当然你也完全可以是员工制,开的是公司的车,拿的是公司的工资,到点上班,到点下班。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说你个人我们有钱我买辆车,但是你的出租司机的资格应该严格审查,在这点上英国做的是非常严格的,要精挑细选,要拿到一个出租车司机的营业执照,那比我们拿到一个出租车的营业执照还要难。